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这里也是“上海”,苏北小城里有个803

2019-09-18 17:31  来源:纵相新闻  责任编辑:王颖
字号  分享至:

距离上海300多公里的“第二803”东方网·纵相新闻摄制

803这个代号,普通上海人听了都会心中一紧。殊不知在距离上海300多公里的苏北,同样有一个803。近日,东方网·纵相新闻前往江苏盐城大丰,探访上海市四所域外监狱之一的四岔河监狱,以及它的前身上海农场。注:“刑警803”,是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的代号,因其曾经的门牌号为803号(中山北一路803号)而得名。

从上海出发,沿着沈海高速往北300公里,就到了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,在这里,有一所上海的域外监狱——四岔河监狱。如果提起四岔河还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,那么一说起“上海农场”,相信诸多4050后的老上海人都不会陌生。

实际上,上海农场作为上海的一块飞地,是1949年上海解放后,陈毅市长提出的在苏北建立的一个垦区,通过开荒种地,为上海提供粮食和纺织原料。

当年,陈毅元帅在江苏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时期,对苏北这片土地和人民非常熟悉。根据他的指示和要求,解放后苏北行署划地20万亩,于1950年4月1日建立上海农场,作为教育、安置上海游民和犯人的劳动场所。

“陈毅市长当时的设想是为了净化上海环境,建立垦区,安置游民,发展农业生产,既改造自然,又改造人!”在四岔河监狱的上海农场场史陈列馆,现任监狱党委书记、政委鲍家松告诉东方网·纵相新闻,当时上海突击收容了游民五千多人,通过水陆两路,遣送到上海农场。

四岔河监狱上海农场场史陈列馆

鲍家松说,建场初期,最困难的就是住房问题。第一任垦管局局长黄旭周同志提出了“造房第一”的原则,他要求在40天内建立草顶房2000间,以解决游民和犯人的住房问题,垦区建设由此拉开序幕。经过艰苦奋斗,同志们建立了草顶房5000多间,建立新人村27个,从而使一万多人在这片土地上站稳了脚跟。

和鲍家松一样,今年已经58岁的监狱老民警吴桂堂,对农场早期的工作环境也记忆犹新。作为全国先进工作者,老吴回忆,他是1984年从武警部队退伍后来到上海农场的,“我记得那天是1984年10月25日,一大早我们一行40多人坐汽车,从原来的共和新路庙行靶场出发,一路向北,摆渡过长江,经过近12个小时,到了苏北的上海农场。”

回忆起35年前刚到农场时的情景,老吴回忆,当时他被分配到原上海市第一劳教所四大队带组值班,管教单位分布在远离四岔河场部15公里的外围,通往场部的是碎砂石子路,风一刮路面上一整天都是沙尘滚滚。“我们那时每天带领劳教人员进行劳动改造,风里来雨里去。”这段艰苦的工作经历,也让他练就了不少“独门本领”。

老吴回忆,上世纪80年代,农场田里的芦苇草比人还高,有些劳教人员为了逃避劳动,甚至躲在芦苇丛里,一躲就是好几天,“我们七八个人要管百来号人,工作压力确实非常大。”

四岔河监狱二道门

老吴和同事除了对劳教人员严格管理,还要对他们当中“身有余罪、脑有线索”的对象进行政策攻心,通过深挖案中案,以老吴的名字命名的“吴桂堂劳模创新工作室”,至今已成功侦破各类案件百余起。

其中,工作室在一个中队就连续4年挖出杀人、抢劫、强奸等重大案件4起5人次,有效排除了危害场所、社会安全稳定的“定时炸弹”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第二803”。如今,这个工作室,已经成了四岔河监狱一块响当当的招牌。

上海监狱系统深挖犯罪线索的能力,曾被时任上海市委政法委书记刘云耕称为第二“803”。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孟建柱也曾评价说:

“在没有外部线索的情况下,通过教育矫正改造对象的错误认知,破获了多起杀人案,我为你们感到自豪!”。

老吴还向我们回忆起了2016年他处理过的一起案中案,当时一名杨姓犯人被收监,民警们发现该犯人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,与同组犯人间交流甚少。

通过开会讨论,大家结合杨犯系多进宫罪犯,曾因盗窃被判刑两次,因吸毒分别被少教、劳教、强制戒毒各一次,“应该说这样的人对于高强度的改造生活,比普通罪犯更容易适应,不应该有这样的状态。”

随后,通过与犯人的多次交流问询“突破”,老吴和同志们从思想到心理上的轮番“进攻”,让杨犯乱了阵脚开始松口,并最终交代了另外17起盗窃案。由于主动交代,杨犯被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认定从轻判处有期徒刑四年,与前罪判处的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九个月。

当杨犯被再次押回四岔河监狱服刑时,他主动向民警说道:“谢谢你们,案子结了,我可以睡个踏实觉了……”每每侦破这样的案子,年轻同事都会叹服:

“老吴怎么能这么执着!”吴桂堂却说:“这不是执着,是职责!”

四岔河监狱党委书记、政委鲍家松讲述农场变迁

回忆上海农场近70年历史,从游民收容到罪犯改造,从劳教工作、戒毒工作到现在“老店新开”正式成为监狱。农场人都说,第一代是献了青春献终生,“当时都是小伙子,一直在这里干到离休”;后来是献了终生献子孙,第二代、第三代都扎下根成了农场人……

采访中,监狱党委副书记、监狱长唐传贵也说,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一直支撑着监狱民警,也是他们教育改造犯人的精神动力,“我们不能忘记过去的历史,不能忘记老一辈创业有多艰难,如果没有了这份坚持,我们就会失去方向。”

今年7月,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到上海农场调研,看望慰问了常驻当地的监狱民警,对大家长年累月坚守岗位、辛勤付出表示感谢。

应该说,正是有了这一代代农场人在域外的坚守传承,才换来了上海的长治久安。

四岔河监狱党委副书记、监狱长唐传贵

相关报道

22岁辅警被越野车撞倒拖行,不幸殉职【三分钟...

目前肇事车辆司机已被警方控制,该案正进一步调查中。

上海首例“咸猪手”案被告人获刑半年!网友:...

该案系上海轨道交通领域首例“咸猪手”入刑的案件,填补了该领域刑事打击的空白。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29年,风里来,雨里去,就这样在一线干到退休...

把青春,把敬业牢牢地钉在了交通管理工作的第一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