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峡谷深处 守护门源县东大门的“夫妻警务室”

2019-08-19 15:35  来源:民主与法制  责任编辑:郭莎莎
字号  分享至:

原标题:峡谷深处的警务“夫妻档”

老赵和妻子田玉秀。

青海省门源回族自治县公安局仙米派出所寺沟警务室,地处浩门河峡谷深处,在这里驻守的是民警赵延寿和他的妻子田玉秀。他们已经在这里驻守8年。不足45平米的三间平房组成一道独特的风景——门源“夫妻警务室”。

警务室里的“夫妻档”

8月13日上午,记者从门源县城出发,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,驱车近2个小时来到寺沟警务室。

这是一间由两个人撑起来的警务室,驻警务室的是民警赵延寿和他的妻子田玉秀。

警务室由三间总面积不足45平米的平房组成,虽然面积不大,但收拾得干干净净。最里面一间是客房兼客厅,中间是老赵夫妇的卧室兼办公室,最外面还有一间厨房。

老赵夫妇的卧室兼办公室,房间不大,却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老赵今年56岁,从警35年,是一名老警察。虽然已经到了能够退休的年纪,但八年前老赵依然申请来到离门源县城100公里外的寺沟警务室。

寺沟警务室位于门源县最东边,地处浩门河峡谷深处,辖区内共有珠固乡东旭、初麻院、寺沟、元树四个村500余户居民,是门源县的“东大门”。

老赵说,他舍不得这身警服,“刑警、治安警对体力要求高,警务室工作相对宽松。”谈到扎根警务室的原因,老赵的回答真诚而朴实。

刚调来警务室,老赵也有一段不适应的时期,“这里人少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刚来时是冬天,车辆出不去,只能在警务室待着,连能说话的人也没有”。

吃饭也是一个问题。不会做饭的老赵开始学做饭,“主要是炒土豆,后来又学会炒白菜”。

老赵夫妇的厨房,八年前刚到警务室时,老赵需要解决的第一件事就是学做饭。

“他以前都是吃现成的,到那里要一个人吃饭,也不会弄,心里很担心。”田玉秀说,“不去的话,很心疼,去的话,那里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。”

在“去”与“不去”之间纠结的田玉秀最终选择陪在丈夫身边,老赵调来一个月之后,她也跟了过来,和丈夫一起在警务室安了家。一边照顾老赵的生活起居,一边以协警身份协助老赵的工作。

虽然做了心理准备,但是来到警务室之后,生活与环境的落差还是超出田玉秀的想像。警务室地处深山,每年有三个月的时间见不到阳光,最冷时气温达到零下二十度左右,平时只能靠与厨房连通的土暖气取暖。生活也不便利,前几年没有水井前,用水要去离家几百米外的农户家挑,买菜只能去二十里外的珠固乡菜铺。

最难克服的是孤单,老赵进村走访时,一个人也不认识的田玉秀只能留守在警务室,“看着一辆车来,一辆车走”。

田玉秀花了一年多时间才适应警务室的生活。本来内向的她为了能和人多说话,见到陌生村民也会主动打招呼、拉家常。慢慢地,田玉秀和当地居民熟络了,朋友也多起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夫妻俩一待就是8年。

老赵做的那些“小事”

在警务室,老赵主要负责盘查过往可疑车辆、排查调处纠纷矛盾、走访了解社情民意,田玉秀除了做饭打扫卫生,还要协助老赵接警、登记户口信息。

老赵与交警一起盘查过往车辆。

谈到自己的工作,老赵总是很谦虚,“警务室不可能做轰轰烈烈的事,都是一些小事”。

老赵负责的辖区是典型的“山大沟深,居住分散”,辖区500余户居民居住地相隔较远。虽然相对分散的居住地点给老赵的工作带来难度,但八年来老赵坚持每周至少一次的进村走访,每次走访不少于十户人家,走访一家至少待半小时,“拉拉家常,采集信息,了解民生民情”。没有“村警”前,老赵还负责给当地居民送身份证,“他们取身份证不方便,我有公家配的车,举手之劳的事多做一些,他们就少跑一点路。”

百姓事无小事,再小的事也是大事。2016年夏季草场转场时,当地居民杨完麻的农用车车胎在转场时扎坏了,杨完麻的儿子打电话向老赵求助。

“都在忙着转场,没人顾得上,别人都下来了,他不及时下山可能会有危险”。接到电话时已经是晚上六点,老赵赶到杨完麻家取上备胎,又赶上山帮他换车胎,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。

老赵今年56岁,从警35年,是一名老警察。

李达杰曾在东旭村当过九年村主任、三年村书记,跟老赵认识十八年了。在他的印象里,老赵工作负责,只要村里有事,不管白天晚上都是随叫随到。

2015年,东旭村村民贾某与妻子因为家庭琐事闹离婚,两口子吵得不可开交时给李达杰和老赵打电话要求主持公道。虽然已是晚上九点多,接到电话的老赵与李达杰还是赶去调解矛盾,但双方互不让步。隔了一周,老赵不放心,主动找到李达杰,邀请村两委再去贾某家看看。这次在司法所和村两委的共同努力下,贾某与妻子的矛盾顺利化解,“到现在还好好的呢”。

李达杰提及警务室设立后村里的变化时很感慨,“以前村里经常发生摩托车偷盗事件,最多时一年偷掉七八辆,现在基本没有了”。

李达杰把这一变化归功于老赵,但朴实的老赵不愿把功劳揽在一个人身上,“这是乡政府、司法所、派出所、警务室共同治理的结果,这几年群众的防范意识也强了,村两委的工作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,肯定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。”

一件件“小事”中,老赵的工作得到村民的认可,也逐渐拉近了与当地村民的距离,“能说知心话的就是朋友,不到半年时间,和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”

退休后老赵想带老伴去西藏

在老赵和妻子眼里,当地居民纯朴、好打交道。时间长了,夫妻俩不仅适应了当地的生活,还和当地居民相处得越来越好。

老赵和妻子田玉秀(左一、左二)正在接受采访,中间那几盘果子是老乡送来的。

采访过程中,田玉秀端来一盘刚洗好的果子,是当地老乡自家种的,成熟后给老赵夫妇送了些,“我们对他们好,他们对我们也好,有好东西都想着我们。”

老赵负责的辖区是藏族聚居区,每年藏历新年时,当地村民总会邀请老赵夫妇一起过新年,吃当地特色藏餐、喝酒、唱歌。

老赵夫妇在警务室待了八年,其中五个藏历新年是和当地村民一起过的,“虽说我们不是亲人,但胜似亲人。”

随着年龄的增加,老赵也开始考虑退休的事情,顺利的话,明年六月份老赵就要退休了。

对于驻守了八年的地方,田玉秀有点舍不得,她悄悄告诉记者,她现在还有点担心“退休以后会不适应城里生活”。

常年扎根警务室,老赵夫妇对惟一的儿子有愧疚,也有因为工作无法时常团聚的无奈,“儿子虽然支持理解我们的工作,但也抱怨自己一直被‘放养’”。

田玉秀说,等老赵退休后,要过过“哄哄孙子,旅旅游”的日子。常年与当地藏族群众像朋友一样相处的老赵,想带着老伴去西藏的墨脱、灵芝看看,“常听藏族群众提起,听说是非常美丽的地方”。

相关报道

俄罗斯首次播放新中国成立彩色纪录片

三分钟法治新闻全知道

涉案23亿会员近6万人!“1·06”特大网络传销...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把警服穿成“情侣装”的人真靓

在擦肩的0.4秒,他爱上了她!